战争是陨石雨,它会过去,而艺术是恒